沒找到想要的答案?直接撥 13699498464 或點擊這里立即咨詢

工傷后發現公司已注銷,索賠無門怎么辦?
瀏覽:82發布時間2019/06/19來源:未知

  老蘇是廣西全州縣的一名木工,2015年6月14日,他接受工友邀請,來到桂林市香楠雅閣家具有限公司的工廠打工,從事實木家具制作。家具廠的主管跟他說好,沒有底薪,按件計費,多勞多得,但未就試用期和簽訂勞動合同的事項予以說明,老蘇過去經常在各種小作坊打零工,不簽訂勞動合同的情況也很常見,因此他并沒有提出意見。

  上班以后的第五天,老蘇開始給一張小靠椅制作椅背,當木材經過鏍機時突然發生意外,裁線不知為何走偏,老蘇的手上瞬間鮮血噴涌,他大喊一聲連忙縮回雙手。工友們尋聲紛紛將目光投向老蘇,緊接著同時發出驚恐的呼叫。只見老蘇的左手血肉模糊,在食指末端還晃蕩著一個物體,工友們湊近一看,發現竟然是一節手指頭。工友們趕緊叫來主管,扶起老蘇趕往最近的東江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由于條件有限,衛生服務中心在為老蘇進行了止血處理以后,便催促他立即轉往桂林市較好的外傷醫院做進一步治療。

  由于斷指未能得到有效保護,血管神經已全部壞死,接骨已經沒有意義,當天晚上8點40分左右,桂林市一八一醫院為老蘇進行了斷指分離手術。隨行而來的主管替老蘇支付了2500元治療費用,便默默消失在了人群之中,隨后家具廠再未出現一人前來探望老蘇或對后續治療、賠償進行交涉。

  因無錢支付后續治療費用,老蘇做完手術后立即離開醫院返回了全州老家。

  勞動仲裁過程中工廠先是更了名,后來竟“不翼而飛”

  2015年11月,老蘇申請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對自己和香楠雅閣家具廠的勞動關系進行認定,家具廠經通知未派人到庭,仲裁委缺席審理后作出裁決,判定雙方雖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但老蘇受家具廠管理并安排工作,存在事實勞動關系,確認為雙方存在勞動關系。

  次年3月,老蘇又向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這一過程中香楠雅閣家具廠仍然沒有露面,而更離奇的是,老蘇聽工友說家具廠似乎已經悄悄改了名。由于工傷認定也十分順利,老蘇沒有把這一不尋常的跡象放在心上,但就是這個小小的疏忽,給后續的索賠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2018年初,老蘇拿著仲裁委的裁決書和工傷殘疾十級認定書,再次來到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準備進行傷殘補助金的仲裁申請,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這次仲裁委卻對他的申請不予受理。

  原來就在工傷認定之后不久,桂林香楠雅閣家具有限公司已經于2016年6月在工商管理部門進行了注銷,注銷公告就刊登在當年4月21日的《桂林日報》上。因為被申請主體不翼而飛,仲裁委無對象可裁,只能不予受理。老蘇又把家具公司的三個股東列為被申請人,但仍然不符合仲裁法的相關規定。

  老蘇發了懵,仲裁委也無可奈何,這樣的事在他們看來也實屬罕見。在仲裁委的建議下,老蘇決定直接向法院起訴試試看。然而同樣的情況,在法院也碰了壁。七星區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發現作為被告的桂林香楠雅閣家具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記系統無法查詢,作為應訴適格主體的對象不存在,案件根本無法審理,于是勸說老蘇撤回了起訴。

  公司法解決勞動糾紛,跑得了“廟”跑不了“和尚”

  面對無法仲裁又無法起訴的境況,想著正在上學的兒子和精神二級殘疾的妻子,作為家中唯一勞動力的老蘇抱著厚厚的一沓鑒定材料,幾乎陷入了絕望。

  好在老蘇的法律援助律師沒有放棄,她反復梳理案件材料,終于從家具廠的注銷手續里發現了端倪。據公司法關于企業注銷的程序規定,公司注銷至少應在省級以上公開發行的報紙上刊登公告,而香楠雅閣家具公司僅在市一級的《桂林日報》上刊發了公告,注銷程序涉嫌違法。律師提醒老蘇,也許能以此認定注銷無效,從而令家具廠繼續承擔工傷賠償責任。

  于是,2019年1月,律師帶著老蘇再次來到七星區法院,以注銷程序違法遞交了起訴材料。

  這一起涉及勞動者身體健康權利,又經兩次起訴的疑難復雜案件引起了法院重視。立案庭主管負責領導召集相關人員專門就該案的立案依據進行討論,討論結果為:企業注銷程序是否可以倒流涉及的法律問題過于復雜,且偏離了本案的關注焦點,原告的訴求是尋找承擔工傷賠償給付責任的主體,根據工傷保險給付規則,企業未參加工傷保險的,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的補助費用全部由企業承擔,而本案涉及的企業已經注銷,造成給付主體不清的后果,因此法院立案及審理的重點應為查明相關費用給付責任主體。基于此,原告仍以家具廠作為被告的起訴方式不妥。

  最后老蘇直接以家具廠原股東作為共同被告,提起勞動爭議訴訟,案件得以順利受理。

  接下來,立案庭又將該院具有豐富疑難勞動案件處理經驗的法官確定為案件主審人。主審人詳細研究卷宗和證據材料后認為,各部門關于原告勞動關系、工傷、傷殘等級的認定和鑒定的過程無實質法律問題或程序法律問題,問題在于企業注銷后原股東承擔企業應負債務是否具有法律依據。在查閱了大量法律著作和法律條文后,主審法官終于在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找到解決這一矛盾的關鍵鑰匙。

  2019年5月13日,在被告“照例”缺席的庭審上,審判長當庭作出判決:各部門作出的勞動關系認定和工傷鑒定的程序合法,依據的事實和法律清楚,決定和仲裁結果有效,原桂林香楠雅閣家具有限公司應負工傷保險待遇給付義務;被告作為該公司股東,是公司注銷過程中的法定清算組成員,三人隱瞞工傷保險待遇給付的債務,對原告的利益造成了重大損害,應共同承擔賠償責任。依法判決被告侯某建、盧某征、李某林三名原香楠雅閣家具有限公司股東,共同賠償原告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共計12.5萬余元,案件受理費由三被告承擔。

  至此,這一件經歷三裁、兩訴,耗時四年的復雜勞動糾紛,實體法律審理部分告一段落,老蘇懸著的心也終于落了地。6月8日,已經知曉法院正在對判決書進行公告送達的老蘇把兒子送進了高考考場。

律師推薦

卡五星麻将单机